主页 分类 杂文随笔 九篇雪·阿勒泰的柔软时光

第33章 星空

我仰望星空,寻找猎户星座。心里想象着星星与星星之间的距离。想着想着便不能挪动一步,又想到计算其间距离的单位叫做“光年”。

想着一束光,是怎样穿过漠漠时空和难以忍受的孤独来到地球。让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世界,用的也是光速。就那么一下子,一下子——只为了这一下子,光线在把万物折射到我眼中之前,准备了多少寂寞无边的岁月,笔直地,向我而来。

多少个那样的夜晚,我衣着单薄地站在雪地之中,寒冷而困乏。家就在身后敞着,可我一步也不能挪动。又像是在等待,好像有失之交臂的缘分将瞒着我在下一刻进行。我等待黑夜突然打开,等待辉煌的星空中那七颗宝石熠熠辉映,徐徐退去……等待一切终于抵至我的面前……

它说,它什么也没能给我带来,因为道路太遥远,太遥远。

我仰望星空,泪落盈盈。我想到我才是真的什么也不能做的一个,我才是双手空空的一个,我只能等待而已。而寻找我的那束光线此时仍向着我的方向跋涉……茫茫的宇宙,星星与星星之间微茫的引力,大片的星云,通向另一个宇宙的黑洞……找我的那束光线迷了路了。四处折射,交织,自己不时磕撞着上一分钟的自己……终于,其中一束挣脱出来,头也不回地跌入更茫茫的时空……像触角,一路茫然地感应孤寂与没有希望;像手指,就那样无限伸了出去,直指一个终于无法去到的地方……

它说,在漫长的旅途中,在独自年轻,又独自老去的日子里,它也曾不止一次地想到过放弃。

我仰望星空,想着那么多的星星,如何艰难固执地闪烁。一颗努力地去让另一颗看到自己。当一颗星星在闪烁,还有多少块体正在混沌中尚未成形,在虚无浩渺的空间中凝聚,逐渐显现出酝酿了亿万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形象,开始在暗处进行阻挡。于是太空中有一束光线被它折射,并成为它自己发出的光。标出它的位置,再指向一处。在那束光未到达一处不能获知亦不能想象的地方之前,在众星闪烁之时,它依然黑黑地沉默地行进在迷途中。它准备了更多更不可想象的时间去寻找。它本身却还在原处,在自己的轨道上徘徊,看着自己的光消失向看不见的地方,期待那头的漠然长空中会有一双同样的眼睛将其截获,期待它被撞碰,转身回来,期待自己终于被发现啊……在宇宙中,再也没有什么比两颗星星之间的互相凝望更令人心碎……

它说它也曾怀疑,也曾犹豫,怕抵达我时,这一路漫长的沉默已经将一切准备好要说的话语变成了谎言。

而我仰望星空,看到的只有星星们闪烁的光芒。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绽放出的微笑!谁的面孔,在这微笑后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它们沉默,它们遥望我。它们遥望的我,又是怎样明亮的一点?

我仍在凝望猎户星座,那七颗历历清晰的星子,斜在雪野上方的天空。而银河在旁边喧哗,群星在嘈杂,星星的漩涡扰动起雪野上精灵的梦境,无休止地涌荡到凌晨。然而我深知,在这狂欢的深处,一个音符对下一个音符的期待是多么漫长;一个笑容对另一个笑容的回应是多么地犹豫。我们所感知到的紧凑急促的节拍中充满的全是星星与星星之间的惊人的距离……试想,在那些距离中,有多少路程还在丈量之中;有多少已经传递出去的信息和爱意远未到达,又有多少已经在中途改变了主意;另外还有多少,仍不能被我得知,仍在向着我的途中默默坚持,直到渐渐绝望,渐渐地涣散、消失……星空把它的无限辉煌,无限华丽,无限奢靡喷涌向我的时候,让我得知的却是纷至沓来的一个又一个无边无际的,永远填充不了的,饥渴的,真空地带……

唯有猎户星座,在群星中疏疏散开,浮在天际,像谁不经意随手点上的几痕指印,淡淡笼罩着繁华夜空中永远激动不安的孤寂……

它说,它总得让我知道啊……它曾经就这样,试着接近过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